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【我的变态老师】-校园激情
【我的变态老师】-校园激情



 
>希望大家看完之後举手之劳给个感谢,你们的鼓励是我发帖的动力。
我在上初中的候是在城里上的,由于离家,就定住校。

校很破,我也在意,家人校有住的地方有,校笑的上像
是了花一:「有有有,地方多的是。」

我的家人走了,校我去住的地方,是,里面放各种物,什
么旗子啦,桌子啦,有一些器,小和鼓。然已很都人大了,
上面落了灰。我的情很不意,我:「不是有宿舍么?」

  「里的生全都是走的,就你一住校的,」校。「校了你
一宿舍也不值得啊。」

  我要是不知道怎么了,城的校倒是多的是,可是我的分不高只能上
所校。

  「到候我你弄床,弄桌子。」校比划。他已六十多
的子了,不但角都白了,胡子都白了,他既然的挽留我,我也不好意
思拒。

  我,校就又笑逐了,他美美的笑:「到候啊,我保你
住的比其他校的宿舍要舒服,到了那地方,你能住上?」

  看不出校是很幽默的人,他既然有意逗我笑,我也只好迎合笑笑。

  他真的很算,他事今天就好,想到真的就好了,他找了
几生,又是我抬床又是我搬桌子,他要我打生,被我拒了
不是面子上意不去,而是不想他弄了我的床,他打生的候肯定
是毛手毛的。

  新期始,老都是些老老太太,什么的,年一的人那
情愿留在的地方啊,荒郊野岭不,施么落后,我也很于在的
地方上,奏很慢,像是都止了似的,上的候往往是生都在打瞌
睡,只有我一人精神,有候老念念文也睡,就我很郁
了,每到候我是毫不留情的叫醒老,所以老逢人便夸我好,刻
苦,用功。

  英老病了,校找了代的,一看就是——是挺胸脯,
像是生怕人看不她的那奶子;染成色,除了人的感之外就
是我朵花已好了。

她很笑,在上正念整人笑的身,怎么了,她就
:「我想到了一人。」然后就始和我大侃她想到的那人,
往往的人都是很放的,不是她的同就是她的同事,他(或她)一
起去喝酒或者一起去蹦迪的事,她不知羞的她同或者是同事的性事,
那女的碰到了那男的,男的提出要求,女的答,她就人家是傻蛋,能
舒服一下什么不舒服一下?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她和多少男人睡,
又害怕就一直忍。

一次她在上又我起了她一同事,他在小林里做的景,
男人的家伙是多么的大,女的是多么的爽,我在忍不住了,我:「你离的
那么怎么可能看。」

我也想那么多,想到我的生意一落,教室里了下,半天老
也,一男生替老:「你啥啊,听老。」

我做出一副很不服气的,我真的有生气,一老怎么能整天在
堂上的西呢。她我一的子都有,就也生气了,用教鞭敲了
一下桌然后指外面:「你我出去!」

  出去就出去,我站起,走到了教外面。她不依不,像是我的一下
子她了的心情,我出几分后她也出了,拽我的耳朵把我拽到
了公室,离下早——我里的是上的,中不休息,也就是
一一半小——公室里一老都有,她也后把插住。

她先是用教鞭打我的腿和我的背,打瞪眼看我:「我叫你能,我
叫你能。」多久,身上穿的都很薄,我忍身上的疼痛有哭。

她我哭,更生气了,用教鞭指我的子:「把子了。」

下我有了勇气,我:「不。」

「你不你!」她先是在我身上又一通打,然后把我按在公桌上把我
子拔了,我以她用教鞭打我的屁股,想到她左手按住我的身子,右手
我的屁股划到了我的里,一把抓住了我的小,我的小有被女人
,她一抓有了反,像眼蛇一立了起,我然量抑,可是根
本不管用,越往那地方用那地方就越硬的害。

  「自己一身白毛人是妖怪。」她把我翻,然后使的我
的,我要叫,她就用舌堵住了我的嘴。我的第一次就被糟蹋了。

  那以后上我再也不敢撞她了,甚至都不敢抬看她,她那一次弄得我
的小了好几天,想到不行,那老教的病情不但有,而
且加重了,由院到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/>
她校想住在校里,家离的太,早晚也太冷,校就把她到了
我住的地方,用校的就是就就。

我看到她只得毛骨悚然,可我又不敢,她看到我倒是一的坏笑,即使
校在的候她也敢坏笑我:「原你住啊。」

完蛋了,我想搬走,可得有理由吧,那事我也不敢和校。

第一晚上睡的我心惊,我一直心她冷不丁的跑到我的床上,到了
后半夜我的心里就了花,并不是她爬上了我的床我爽歪歪,而是我了
她的一毛病,就是她打呼。可在太好了,明天告校去,校肯定再
我找住的地方或者她走,好歹我也似老口中常提起的好生啊,成下
降了怎么?

我高高的睡了,想到第二天早上一醒就看到了一恐怖的,
你是我的英老,她正坐在我的床探身子看我的,她早就醒了,不但
洗了化了。

她先舔了舔嘴唇,然后:「昨天晚上你听到什么了?」

我不知道怎么,我,她坐直身子:「我知道我有打呼的毛病,
你我听好了,件事你要是敢出去」—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把手伸了
我的被并且抓住了我的,然后一字一的——「小心你的命根子。」我
上了上,原因也很,上的候不用回宿舍,不回宿舍的就不到
英老,不到她就不用提心吊了。

一天晚上,她正趴在桌子上批改作。自她,那桌子就是她的了—我
坐在床上暖被。「李翔,被暖了?」她忽然冷不丁的。

 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我照直:「差不多了。」

「把我的也暖一下。」欺人的,么欺人的。我把上衣一
了被。「我你呢,李翔,你听?」

  我作睡了,不理她。可我哪睡得啊,知道她怎么付我。一儿
熄了,然后就是簌簌的衣服的音,我的被子被掀了起,她了我的被


她后面住我,一手扼住我的脖子,一手抓我的,她在我耳
:「本我不准你的,叫你么不听。」真是不气,我的又硬
了。

「好,她使的揉搓我的,吻我的和嘴唇,她的手离了我
的,我以她完事了,想到她趴在我的身上,把乳塞我的嘴里,塞
哀求:」好李翔,乖,你姐姐吸吸,嗷~ ,好舒服,姑奶奶我半年都
到男人的滋味了。「她又使的把我的往她的奶子上靠了靠,像是得
不,她用舌狂的舔我的身体,我的舌一直向下,最后把我的整
都含在了嘴里,用舌在嘴里舔哼哼,真是欲不能,一快感,
在她的嘴里抖了几下,然后就筋疲力了。

」爽吧。「她趴在我的身上我耳,我不做,她把我拉起,自己躺在
被子上,:「我爽了。」

  室里有,借月光,我想我看到了女人的B,黑乎乎的一片,有毛
有唇,色都很重,根本分不清那里是毛那里是唇。她先是自己用手揉
搓了一,立刻就有一股味,她拿起我的手揉,唇上面漉漉的,很柔
,手感倒是不,就是得太。

「,我舔舔。」她光身子躺在那,用半商量半命令的气。

种情下怕啊,我的:「我不。」

她本已做好享受的姿了,听我不,就抬起,一哀求的看我,
:「什么啊?」

「太。」我。

  「你什么?」

  我做出一副很的表情:「太。」

  「你敢我?」她不由分,抓住我的就往她的唇上按,我使抵抗,
嘴是保住了,可我的鼻子就遭了殃,她一直用我的鼻子蹭,鼻子火辣辣的疼,我
想呼喊,才想起在整校就我人。

她爽了,把我的松,我以完事了,想到她抓起我的手就往她的B里
塞,不是很接受,我的右手就交她了,左手安我的鼻子,鼻子里
面流出了一些西,我不确定是鼻涕是鼻血。我的手在她的B里,猛的几下
,她也嗷嗷的叫几,我想完事了,就把手她的身体里面抽了出。她躺在
那一不,我推推她:「起,我要睡了。」

  「你想睡?」她得意洋洋的。「好啊,足我一件我就你睡」

  「我想尿尿。」

  「你想尿尿去所尿啊。」和她在一起的了我也得羞臊起。

  「我不想去所,我想尿你嘴里。」她就把我按到了床上,腿分
住我的胳膊,B完完全全的在了我的嘴上,我想把扭到一,她又用
手按住了我的。她用唇一直蹭我的嘴唇,她哼哼唧唧的叫,我以她不尿
了,想到她是在一直等我嘴,想我嘴,我么想,她就始:
「嘴。」我不,她就始拽我的,疼得我也唧唧叫起,法,她一
直等到我把嘴里的尿都咽完了才我上起,想想真是辱。

  我以那的事不常生,想到那次的事像是河堤了口,以后就源源
不了,我真受不了她每天晚上都我喝她的尿,有候她有尿,要等一下,
她先喝水,然后有尿了再我喝,不喝尿不我睡。

我定复,可又不知道怎么,一天我趁她不在,就往她的茶杯里撒了
尿,小在尿的候很听,一尿起就不家了,我一口气尿完了才停下
,慢慢的一杯。倒水呢,我正欲去倒掉一,想到就在候她回
了。

她看我拿她的茶杯,就一把了去,:「你拿我茶杯干什么?」
她喝了一口。

完蛋了我想,她肯定能喝出,想到她并有停下,而是看了我一眼后
一口气把那杯尿喝完了,我就了魂,想次是栽了,我想我倒了,有人
扶住了我,我一看是她,她的嘴里鼓囊囊的,她把嘴近我,然后把她嘴里的液
体送到了我的嘴里……

  我怎么?我怎么?是肯定心情了,我的成直下降,各科
的老都找我,就体育老也找我——每天晚上都那么折,第二天
跑步哪有力气。

到了体育老我在是忍住,我:「晚上老是睡不好。」

平体育老我最好了,他以我春,教我不要胡思想,我
年就是年,了是后悔的。我感的不得了,就他全托出了,
然我受辱的情忽略掉,快感也是描淡。

  「竟有的事?」

  我,委屈的直想哭。

「要不」体育老我支招。「你今天晚上先再器材室里就一晚,
我保明天她就不找你的麻了。」

「是么?」

「那然。」体育老神秘的笑了笑。

  天晚上我就在器材室里睡,可那里睡得,冷不,像是一直有老鼠在
活,不是冷不丁的一就是那冷不丁的一,我越想越害怕,不是
蛇啊,校里面夏天草那么深,要是有蛇一也不稀奇啊。

我定是回去看一下,要是他都在的我就在宿舍里睡了。我踮
走到了宿舍口,趴在上听了听里面的,什么音都有,道他
都在?

我悄悄的推,是什么都有,我,眼前的景了我一跳:
体育老被拴在床上,嘴里填,在他的身上趴的是同气喘吁吁的
英老,她光身子,身是屎,床上有一片殷。

我真的什么也不了,我歇斯底里的他喊:「你是干什么——?」

体育老要什么,可是不出,英老限柔的望他,把他
的嘴里拿出,他:「我在你教你的老啊,她已答再也不找你的事
了。」

我歇斯里地的他喊:「你都我起,是我的床——」

联系广告